热门推荐文章
快速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进行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教师阅读网 >> 每周导读 >> 导读 >> 文章正文
黄玫:永远的契诃夫
作者:黄玫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5

2004715是契诃夫逝世100周年纪念日。在这位伟大的作家身后百年回头来看,其在俄国文学史中的地位是勿庸置疑的。当年曾经批评他、鄙视他的一些作家和评论家的名字早已如过眼云烟散尽,而契诃夫的名字却深深地刻在百年间每一个读过他作品的人的心里。在小说创作方面,他以自己的中、短篇小说与写了长篇巨著《战争与和平》的列夫•托尔斯泰齐名;在戏剧创作方面,有资料显示,除了莎士比亚,契诃夫是作品在全世界上演次数最多的戏剧家。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契诃夫年”,不知契诃夫是否是世界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作家?

这一年,世界各国都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在契诃夫的祖国俄罗斯,已经召开或即将举行一系列的契诃夫作品研讨会,组织国际戏剧节,重排契诃夫的经典名剧。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萨马拉城(契诃夫生前从未到过那里),还矗立起一座由私人捐赠而建的契诃夫纪念像。在中国,为了纪念这位俄国作家,文联出版社于今年6月出版了《忧伤及其他——契诃夫作品选》,其中收录了从早期的鲁迅、周作人、汝龙等到后来的高莽、童道明等中国著名翻译家的译作,是我国文坛八十年来有关契诃夫译介、研究的精选。中国戏剧界的反应尤为热烈,将举行一系列契诃夫逝世100周年纪念活动,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中国国家话剧院国际戏剧季:永远的契诃夫”,届时中国的观众将有幸看到中俄两国艺术家对契诃夫名剧《樱桃园》的不同诠释,以及契诃夫的许多戏剧作品。一位中国的大导演说:“中国舞台上没有契诃夫和莎士比亚是一种耻辱。”相信很多人会有同感。

对于中国的俄罗斯文学研究者来说,契诃夫的意义不亚于果戈理、列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但对于广大中国读者而言,契诃夫有如此之影响仍然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坦率说来,中国对契诃夫的译介和研究还远远不够。广大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不过是《万卡》(1886)、《套中人》(1898)、《变色龙》、(1884)《一个小公务员之死》(1883)等几个短篇,除《套中人》外,其余都属于早期作品。有评论家认为,伟大的契诃夫是自《草原》(1888)之后的契诃夫。俄国研究者通常将契诃夫的创作分成三个阶段,即《草原》之前的阶段,作品基本上属于轻松、幽默型,也多发表于讽刺幽默类杂志,此时的契诃夫,被认为是“写一些快活的故事的快乐的作者”;第二阶段自《草原》开始,尤其是在《第六病室》、《决斗》、《带阁楼的房子》、《我的一生》等作品中,那个无忧无虑、快乐机智、不久前还以自己的幽默和笑话笑对人生的契诃夫,仿佛突然间在洞察了生活的真谛之后,变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作品中不时流露出阴郁、忧伤的情绪;第三阶段则是指契诃夫晚期的小说和戏剧创作,这一时期,作品中充满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希望,在时而优美、时而犀利、富有诗意的忧郁基调里,是对现实的浓重的哀伤和对未来的希望:“遗憾的是,在那个美好的时代,你我都无缘驻足。”

然而细忖,我们真的有理由凭这几个短篇就爱上契诃夫。其实,契诃夫从一开始就绝非一个简单的讽刺幽默作家,在他可笑、滑稽的情节背后,人们总能捕捉到某种深意,是对人性的弱点的揭露和抨击,对生活中的虚伪和愚昧无情的谴责,如高尔基所言,“他擅长随时随地发现鄙俗之事并将其鲜明地反映出来,只有对生活有高要求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热切地盼望看到人是朴实的、美丽的、和谐的。”所谓爱之深,恨之切。这是一个怀着仁爱之心的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讽刺,是一个对生活有着深刻的了解,睿智、敏感之人博大的同情。小万卡那封寄往“天堂爷爷收”的信,由于一个喷嚏溅到长官竟郁郁而终的小公务员,由于一条狗而尽显奴颜婢膝本色的“变色龙”奥楚米洛夫,用各种规矩牢牢套住自己也去限制别人的“套中人”……这些形象即使在一百年后的今天仍然能在全世界找到“对号入座”的人,这就是契诃夫作品“最可怕的力量”(高尔基语),因为他写的是真情实事,绝非杜撰。

普希金称果戈理为“快乐的忧郁者”,这一精当的定义也完全适用于契诃夫。他中、后期作品中的忧郁和悲剧性中也时时透着幽默。在他优秀的作品中,正是幽默和讽刺使悲剧性更加强烈和突出,让人笑过之后想哭,流着眼泪想笑。这种讽刺与幽默源自早期的幽默小说,贯穿契诃夫创作的始终。而契诃夫作品最大的悲剧性,也是令不分国籍、不分种族的人最受触动之处,就是他不露声色地暴露给我们看的我们自己精神的平庸和野蛮。在契诃夫看来,人类已经站在万丈深渊的边缘,他看不到出路也不知道,是否文化必需要经受文明这头野兽可怕的进攻。我们在契诃夫身上也看到了俄国知识分子所特有的忧患意识,在他冷静客观的叙述和轻盈机智的笔触下,看到了更加深刻的忧郁。

契诃夫辞世整整一百年了,在他仅仅44年的生命中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精神财富。他的作品中所反映出来的,无论是人性的弱点还是人性的光辉,都因为是为“人”所有,而在人间永垂不朽。

(黄玫:北京外国语大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一分 二分 三分 四分 五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