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文章
快速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进行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教师阅读网 >> 每周导读 >> 导读 >> 文章正文
童道明:契诃夫在中国:译介与研究
作者:童道明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5

诗人流沙河有首题名《焚书》的诗,把契诃夫作为“文革”时代一位文化受难者的代表推到读者面前——

留你留不得,

藏你藏不住。

今宵送你进火炉,

永别了,契诃夫。

夹鼻眼镜山羊胡,

你在笑,

我在哭,

灰飞烟灭光明尽,

永别了,契诃夫!

戴夹鼻眼镜留山羊胡的契诃夫能如此神圣地进入一位中国诗人的形象思维里,是因为这位俄国作家的作品早就存活在中国读者的心坎上。五十年前的1954年,也就是全世界都在纪念契诃夫逝世五十周年的时候,当时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茅盾就著文指出:“在世界古典文学中,契诃夫是中国人民和中国作家最喜爱的作家之一。他的伟大的名字很早就已经为我国人民所知道。”

契诃夫小说最早的中译是190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黑衣教士》,是吴梼根据日文用文言文译出来的。两年之后的1909年,周作人和周树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出版,其中收有契诃夫的两个短篇小说(《在庄园里》和《在流放中》),十年之后1919年的《新青年》杂志第六卷第二号上发表了周作人的又一译作《可爱的人》(现通译《宝贝儿》)。而鲁迅也在1935年出版了了翻译的契诃夫的《坏孩子》等八个短篇。最早开始大规模地翻译契诃夫小说的是赵景深。1930年上海开明书店出版了他从英文转译的八卷本的《契诃夫短篇杰作集》,共收契诃夫小说162篇。但向中国读者介绍契诃夫作品的最大的功臣当属汝龙。从1950年到1958年,上海平明出版社和新文艺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共收二百多篇小说的27卷本《契诃夫小说选集》。这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读者,主要是通过汝先生翻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两卷本《契诃夫小说选》走近了契诃夫。更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汝龙翻译的《契诃夫文集》,共计16卷,几乎囊括契诃夫的全部作品,文集从1980年启动,到1999年才完成。

1987年,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第一本中国学者撰写的论文集《契诃夫研究》,共收论文25篇,这本书代表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契诃夫研究的学术水平。

契诃夫还是个剧作家。从1921年郑振铎翻译《海鸥》之后,契诃夫的剧作不断有中译本出现。规模较大的《契诃夫戏剧选集》是1936年由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刊行的。这套选集包括《伊凡诺夫》(丽尼译)、《海鸥》(丽尼译)、《三姐妹》(曹靖华译)、《万尼亚舅舅》(丽尼译),《樱桃园》(满涛译)、《契诃夫独幕剧集》(李健吾译)。上世纪四十年代,焦菊隐导演也致力于契诃夫戏剧的翻译,他译的《契诃夫戏剧集》于1954年出版。曹禺虽然没有译过契诃夫的剧作,但他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为契诃夫戏剧在中国的推广作了非凡的工作,他在国立剧专给学生仔细地分析契诃夫戏剧的妙处的时候,曾和学生们一道“沉醉于契诃夫深邃艰深的艺术里” 。还值得一提的是,1930511,中国第一次上演了契诃夫戏剧。演出单位是上海辛酉剧社,剧目是《文舅舅》(即《万尼亚舅舅》),导演是朱穰丞,主演是袁牧之。

契诃夫的作品可以说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基本上已经译成了中文,但对于契诃夫的深入研究却是在建国之后开始的。在这方面用力最勤,贡献最大的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朱逸森教授。他是我的学长。1956年我上莫斯科大学文学系一年级时,他已经是副博士研究生。他的两部专著——《短篇小说家契诃夫》(1984)和《契诃夫——人品、创作、艺术》(1994)乃是中国“契诃夫学”的奠基之作。另一位成就显著的契诃夫研究专家是李辰民先生,他去年出版了专著《走近契诃夫的文学世界》。

1904715契诃夫逝世到今天,有三次隆重纪念契诃夫的机会。一次是1954年纪念他逝世五十周年,一次是1960年纪念他诞生一百周年,而第三次就是今天的契诃夫逝世一百周年纪念。五十年前的纪念活动是最盛大的,因为契诃夫是那一年世界和平理事会号召隆重纪念的世界文化名人。北京那时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茅盾既写了纪念文章也作了专题报告,巴金则应邀去苏联参加纪念活动,回国之后还写了洋洋数万言的《赴苏参加契诃夫逝世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琐记》。今天的纪念活动则更具民间色彩。715这天,中国国家话剧院的排练厅里,要举行一个非常务实、非常“契诃夫式”的仪式:在王晓鹰导演的指导下,一群中国演员要向一百多位戏剧爱好者和记者不化妆地朗读契诃夫的戏剧处女作《普拉东诺夫》。今年九月,中国国家话剧院将首次把这部四十年来一直在欧美国家上演不衰的话剧推上中国舞台,从而揭开契诃夫戏剧展演的序幕。而在这个序幕拉开之时,契诃夫就在中国赢得了新的年轻的知音。就在几天前,《普拉东诺夫》剧组的一位青年女演员对我说,她在读我写的《我爱这片天空》(契诃夫评传),她开始喜欢契诃夫了,她说她特别喜欢契诃夫的这句话:“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丽的——无论是面孔,还是衣裳,还是心灵,还是思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一分 二分 三分 四分 五分
    内容: